www.3158sss.com房产健康金融汽车摄影教育生活资讯商企法律社区博客微博游戏家装数字报专题旅行招聘投稿活动
www.3158sss.com
元旦"打个高铁"出行,幸福来得好快
2021-01-04 11:05  来源:中国江苏网  
1
听新闻

www.3158sss.com www.sb2216.com 中国江苏网讯 这是疫情后迎来的第一个元旦。2020年开通的连淮扬镇高速铁路、盐通高速铁路、沪苏通高速铁路3条线路,迎来客流高峰。“打个高铁”出行、回家,是沿线人们期盼已久的大事。一趟趟高速列车,飞驰的车轮开往幸福。

回家,是他们共同的终点站

1月1日,刚跑完两天“上海—重庆”线路的黄媛,天还没亮就从家里出发。6:20,她看了眼表,踏进单位的时间“并未迟到”。这是一条她此前从未跑过的线路——途经镇江、扬州、淮安、连云港等站点的“连淮扬镇”。这一次,依旧担任列车长的她,接过C3887次列车车厢“指挥权”。

连淮扬镇高速铁路开通运营尚不满一个月,但这个出生在1990年的年轻人,已经在高铁上跑了10年,经历的“第一次”太多太多,“不只连淮扬镇,徐宿淮盐高铁通车后从淮安首发的那趟车,也是我值班。”

“对一名列车长来说,‘老线’跑起来显然更上手。接手一条新线路,车型还是全新的、最近网上很火的‘蓝暖男’,我需要提前预习的功课更多:沿线站点的情况、新旧设施设备的不同,以及乘车人数与重点旅客等。”

C3887次列车乘车人数的信息,保存在黄媛手机里。“从南京南站始发到连云港赣榆,包括中途站点上上下下1800号人,这还没算上需要补票的旅客。”她估算了一下,叠加元旦节假日因素,全程补票的人数有近百人,就是说,在不到3个小时的行程里,30岁的她要对约1900名乘客的出行安全负责。元旦假期首日,8:16,早饭没来得及吃的黄媛,跟着C3887出发了。

列车车厢里,40岁的冯琦坐在过道。他从南京南启程,却没买到直达连云港灌南的票。“原本按以往习惯想着开车。”这个从江西景德镇来苏打拼的中年人,昨晚临近10点给灌南的朋友打完电话才突然想起,还有高铁这项选择,“于是连忙订票”。最终,他只抢到一张从南京到镇江的无座车票,“打算上来后再办理延长”。

冯琦并不是第一次去看这个灌南的朋友。2017年国庆长假的自驾经历,令他至今印象深刻。“那次去是我朋友的儿子结婚,G15特别难走。”从镇江驾车到灌南,他开了四个半小时。

这次,冯琦宁可坐在自己的行李箱上,果断改变了开车的计划,“C3887,10:55到连云港,10:38到灌南。从南京上车2个小时出头就能出站,谁能想到?”感慨过往历程的同时,冯琦也给自己规划好了下午的安排,“晚上不在灌南过夜了,聚完就回南京。”

挤在列车车厢空出来的一块小夹角,杨晓斌、赵迪夫妇和宫伟也没买到坐票。杨晓斌与宫伟上车前并不相识,只因同乘一趟列车,又同是IT界人士所以在聊天中熟了起来。带着“马扎”的杨晓斌夫妇有备而来,宫伟则席地盘腿而坐。虽然嘴上聊着IT,“回家”却是他们此行同样的目的。

“这个元旦,连云港是必然要回的。”杨晓斌说,他们夫妻上个月刚刚结婚,此次行程是新婚后的“回门”,“同时也给她外婆庆生,老人今年94岁。”

“票不好抢,上个月28、29日我看的时候,就已经显示一片‘无座’了……”杨晓斌的回述被赵迪打断。“1月1日的车,上个月24日就没坐票了。”所以,杨晓斌立马在京东上买了两个“马扎”。

杨晓斌说,以往去连云港乘大巴最快也要5个小时,慢一点“7个多小时都不在话下”。即使到了服务区,想歇脚还是很难,“打仗似地下车、上厕所、吃饭、上车,再接着颠,胃就跟着不舒服……想想那种感觉,屁股现在挨着小板凳也挺幸福。”

宫伟要在灌南下车,“打个车就能到我家,盐城响水。”他说,以前从南京回响水,特别是遇上节假日,可能要在路上花六七个小时,想早点到,要么跟领导多请一天假提前动身,要么大半夜趁着高速车少、人少出发。就在去年中秋国庆“双节”前晚,他便采取了后一个策略,“晚上12点多从南京驾车出城,到达响水时,已是凌晨4点以后了。”

10:40,列车行驶在它此次行程的“倒数第二段”旅途上——“灌南—连云港”。离家越来越近,董叔宝提前收拾好行李,来回张望着窗外、车厢报站屏和稍空一些的车厢。他坦言现在心里很紧张,因为从2002年去东北师范大学读书起,这座家乡城市就慢慢淡出了他的“生活圈”。

董叔宝还有一个担心,坐惯了大巴的他能清晰地描述从工作所在地扬州上车,到连云港苏欣汽车客运站下,再乘的士回板浦镇的路程细节??纱舜蔚酱锏牧聘壅?,董叔宝是第一次去。他琢磨着出站后要乘22路公交车,但这路公交,他也并不熟悉。

“凡事总有头一回。”在扬州当老师的董叔宝,用这句话平复沿新线路回家而起的兴奋与忐忑,“高铁好不容易开通,肯定要感受一次,这样可以早点回去陪老爷子喝两杯。”

高铁,让“双城生活”成为可能

1月1日上午11:14,开通半年的沪苏通高速铁路列车C3706准点启程。年轻妈妈吴佳靓,时而为孩子们拿出点零食吃,时而给家人发微信,“他们都吵着要坐动车回南通,不愿坐大巴车,也不答应让我们开车回去。”

从读大学、工作到结婚生子,已安家上海十几年的吴佳靓,以前从未在元旦回过老家南通。

大学时,吴佳靓从南通去上海只能坐轮渡,长途车开到轮船上,40多分钟才能过江,回家全程需四个半小时。后来,苏通大桥通车了,吴佳靓从上??党龇?,不堵车时两个多小时便可回到南通。但从事金融工作的她,平日还要照看两个孩子,除了逢年过节,鲜少有时间回老家。这是因为节假日返乡常遇堵车。最堵的一次,7小时还未到。孩子们晕车不舒服,吃饭也无法解决。更“尴尬”的是,孩子们要上厕所,她只能无奈地让他们躲到路边草丛里解决。

“元旦只有3天假期,一来一回堵个车,基本只有一天时间在家里,如果没有高铁,根本不会回去。”吴佳靓感慨,一直很期待高铁开通,不用担心堵车问题,而且乘坐舒适,是回老家首选。

路畅通了,沿线各地与上海的通勤、出游访友日益频繁起来,也为不少人开启“双城生活”提供了可能。1日凌晨3点多,在西安出差半个月的谭健便打车前往咸阳机场,打算乘飞机到上海,再回张家港与妻孩团聚。

原本除了上午9点飞上海的机票,他还买了转乘张家港的高铁票,不料航班取消了。归心似箭的他索性买了当日首班机票。“怕飞机晚点,没定火车票,想着落地上海后,再想办法回张家港???点到了上海虹桥站,发现C3706这趟还有无座票,就毫不犹豫买了。”

一个电脑包、一个20寸的小行李箱,是谭健出差半个月的全部行李。一夜没怎么睡的他,将行李放好后,便就近靠墙、戴耳机听起音乐。

谭健是江苏沙钢集团有限公司的自动化系统工程师,一年里,他有200多天在外出差。“以前去全国各地出差先要坐大巴去上海,路上一个半小时,万一遇上堵车,时间就很难保证。高铁定点发车、到达,开通后对我们来说太方便了。”他说,现在身边同事出差去上海,可以一日往返上海、张家港两地。

沪苏通铁路设计时速200公里,沿线设有赵甸、南通西、张家港北、张家港、常熟、太仓港、太仓、太仓南、安亭西9个车站。半小时左右到太仓、一个多小时到张家港。太仓、常熟、张家港3个全国“百强县”都迈入了“高铁时代”。

在上海从事食品开发与品控的王静波,手提一个纸袋子,内装两盒熟牛蹄筋,便踏上了可抵达太仓的C3706列车,这是他连续第三天去太仓。

“前两天去太仓,随时随地都能买到票。今天假期出行人多,只剩了无座票。”早早上车、在高铁餐车寻得座位的王静波一边拿出样品给记者看,一边说,公司与太仓食品加工厂新谈了合作,工厂元旦会出一批牛蹄筋样品,所以他今天特意带了两盒食品,去对比、把关样品品质。“不确定下午什么时候能完事,到时再买返程票。今天回上海没有问题,明天还有其他工作要处理,等样品定了、批量生产时再去太仓。”

3日下午4:02,盐通铁路G8313次列车稳稳地??吭诙ㄕ?,背着双肩包的张利亚上车后迅速找到位置坐下来,不慌不忙地喝了口水,从包里取出iPad,戴上耳机,观看下载好的电影。“1小时43分钟,电影结束了,人也到上海了,正好能赶上晚上的饭局。”

踏上返程的还有赵亭,他是专程从上海来大丰参加朋友的婚礼。“婚礼日子原定在去年12月初,后来为了方便宾客乘高铁过来,特地改到今年1月2日。”

对于盐城,赵亭并不陌生,上世纪70年代,他曾在位于大丰的上海农场做知青,在滩涂湿地上参与围垦和沿????;厣虾:?,赵亭时常想起当年在夜校和生产队里的日子,想回来看看,但一想到来回那么麻烦,就不由得打退堂鼓。“盐通高铁开通后,就能常常过来和老朋友聚会了。”

压力,倒逼汽车客运转型

迎来大批沿高铁北上的乘客,连云港站焕发出新一天的活力。而与它距离不足一公里的连云港新浦客运汽车站,却在这一天经历着另一番“新年体验”。售票厅外,空荡荡的广场上鲜有旅客身影,一字排开的“珠峰牌”机车和“欧皇牌”三轮仍在等待生意。这些“摩的”,曾是大巴旅客出站后回家的重要代步工具。而今,无事可做的“摩的”师傅却凑在一起聊天。

64岁的严道宽在新浦汽运站跑了20年“摩的”,望着高铁站前的人流和车流,他的眼里流露着无奈与羡慕。他甚至开始为汽运站“谋划出路”,因为他也知道,大巴没人坐,自己也就等于断了“活计”。

新浦,这座20多年的老汽车站,据说曾给“摩的”司机带来节假日平均一天200元的生意。但如今,它自身也迫切面临强烈的转型需求。新浦汽运站内,长途司机吴亮辰说,他手里原有3辆车,现在实际在跑的只剩1辆。而就这1辆,他也在犹豫要不要停下来,“转行吧,干什么还没想好,但就是打工也比天天不赚钱还亏本强”。

吴亮辰记得以往生意兴隆那番景象——排队买票的人从窗口一直排到售票大厅尽头,“就这样还有人买不着”。新浦汽运站站长李启军也表示:“高铁一通,我们的客源实在降得太猛了”。

不只新浦,在董叔宝提及的苏欣汽车客运站,客源流失也显而易见。刚到苏欣汽车客运站还没下出租,的士司机就透露:“高铁一通,这座主要经营苏南地区汽车客运线路的车站就难过了。”原先从连云港到南京一百二三十元一张的票,如今只售70多元。

“往年元旦每天发送旅客平均都在5000-6000人次左右,今天预计大概只有1500人次。”苏欣汽车客运站值班站长苏信也直言,因为连淮扬镇高铁通车后,不少班次都降价了。到南京的大巴原来每天要安排24个班次,现在减少到10趟;扬州原来每天6个班次,现在只剩2趟;镇江之前2个班次,现在仅有1个……

离南通站不到10公里的南通汽车客运东站里,南通汽运集团站务分公司运输经营科副科长刘晓静、汽车客运东站站务管理员江洁感受更深。“元旦前一天是出行高峰,但南通到上海的出站量只有762人。”作为客运东站老员工,刘晓静难掩失落,现在两个汽车站合并的客运量尚比不上之前汽车东站一个站的量。

“传统长途汽车客运现在是转型的时候了,也不能不转了。”李启军说,至于怎么转,他有个初步思路:“往定制客运、冷链物流、场站出租这三个方向走。”苏信也觉得,眼下的压力,不失为“港城”汽运突围发展的良机,“可以增开一些点对点的定制班线、旅游商务包车业务。”

为了避免客流量下降,南通汽车客运东站推出直达上海大医院、周五和周日直达松江大学城等地的定制客运服务,满足市民个性化出行需求。这几个月来,他们也与上海汽运公司沟通协调,达成将部分47座大车换为18座小车车型的意见,增密班次,提供更好的乘车体验。元旦当天,小车替代大部分大车、首次上路了。“今天第一次实践,期待成效,希望可以维持住客流量,找到一个平稳点。”刘晓静边说边望向候车厅等车的人群。

无数飞驰的列车,为原有市场生态带来发展压力的同时,也带来新的“红利”。才从连云港海州区工作调整到南京的尹明明发现,自己在海州区买的房子已经涨了不少,“去年11月起就开始往上蹿,现在学区房每平方米涨了一万多元。”

当记者重回连云港站站内,准备搭乘下午2:15的高铁返回南京时,只见巨大的车站玻璃窗外,天很蓝、很美。

责编:曹旻
版权声明
      宿迁报业传媒集团旗下媒体宿迁日报、宿迁晚报、 宿迁网所发表之文章与图片,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部分网站的侵权行为,如擅自转载、更改消息来源以及抄袭等,宿迁报业传媒集团及其旗下媒体已经委托有关部门收集相关证据。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络,如有侵犯您的版权及其他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核实情况后进行相关删除!
申博太阳开户优惠登入 | 太阳城幸运大转盘登入 | 申博官网手机版 |